Nature:阐明一种独特的DNA甲基化模型
来源: 生物谷 发布时间: 2012-04-05 访问次数:
字体:
3月28日,哈佛-麻省理工博德研究所的Alexander Meissner等人在Nature在线发表了一篇名为“A unique regulatory phase of DNA methylation in the early mammalian embryo”的文章,阐明了哺乳动物胚胎早期一种独特的DNA甲基化模型。


DNA甲基化是高度活跃于哺乳动物胚胎形成期。


总所周知,父源基因组在受精时通过甲基化胞嘧啶被积极的失活,随后,在囊胚期达到最低。


然而,这种模型是基于有限的数据而来,到目前为止,没有存在的单碱基分辨率的图谱来支持和完善这个模型。这里,研究人员根据老鼠配子及移植后的受精卵得到了基因组规模的DNA甲基化图谱。


结果发现,卵母细胞确实表现出全基因组的低甲基化,尤其是在一些特殊家族如长散布元件1和以及长末端重复的逆转录元件,它们在配子和受精卵都被不同的甲基化。


令人吃惊的是,卵母细胞提供了一套独特的区别性甲基化区域(DMRs)包括许多CpG岛启动子,它们在早期胚胎中维持存在,却在体细胞中丢失。


与此相反,精子提供的DMRs主要在基因间,在胚泡时期后被高度甲基化。


胚胎时期是表观遗传修饰最活跃的时期,这项研究正利用在预先指定的胚胎,得到了一个基因组规模的,单碱基分辨率时间线的DNA甲基化图谱。(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