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因素影响了大学教师的学术发表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7-04-12 访问次数:
字体:

  ■ 李锋亮

  众所周知,现代大学具有三项基本职能,分别是人才培养(教学)、学术研究(科研)和社会服务。随着全球高等教育的竞争,随着各种大学排名、学科排名深切影响着大学各项职能的履行与发展,在既定的资源(包括时间、人员与资金等)约束下,大学以及教师不得不在不同社会职能之间寻求平衡。因此,社会上关于大学教师在这三项基本职能的多重压力下面临取舍的困境多有报道与讨论。尤其是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冲突更是经常成为头条,吸引了高等教育利益相关方的高度关注。一个观点认为因为科研是比较好计量的,可以通过发表论文的篇数、级别、引用、课题的级别与经费等显性指标来判断,而教学却是投入巨大但可能无法通过显性指标很好体现出来的;很多大学教师因为受职称评聘的指挥棒指挥,轻教学、重科研。还有观点认为,受社会服务所能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很多老师并不将心思放在教学和科研上,而是醉心于在社会上“走穴”,通过咨询、培训等赚取外快。

  然而,了解高等教育发展史的人应该知道,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本来是存在着强烈的相互促进关系的,尤其是教学与科研之间是应该存在“教学相长”关系的。那么,现阶段我国高等学校的教师在承担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不同职能时,这三者到底是相互促进还是相互争夺时间与精力呢?通过一项全国范围内高校教师的调查数据,我们从教师个人基本情况、教学情况、社会服务、科研投入以及院校组织管理等多个层面对我国大学教师学术发表的影响因素进行了较为全面系统的实证分析。实证结果既有意料之中的,也有意料之外的。

  先说说意料之外的发现。是否有配偶和小孩、生活与工作上的压力、职称、科研经费是否充足、工作的考核要求、绩效工资等竟然都不会显著影响到大学教师的学术发表。这可以从正反两个角度进行解读。正面解读是,这说明大学教师是一个非常自觉的群体,外界的压力(包括生活压力、工作压力、科研经费是否充足等)并不能改变教师的学术本色。负面解读是,这说明大学教师背负着巨大的学术发表压力,在生活与工作的重重压力之下,大学教师都不敢有半点松懈,而依然全力以赴拼学术发表。无论哪种解读,都说明大学和高等教育的管理者要给大学教师更多的学术自由,让大学教师能够自主进行学术探索。

  意料之中也非常遗憾的是,实证结果并没有显示教学情况、社会服务、科研投入的相互促进关系,相反却证实了媒体中经常报道的三者之间的紧张、矛盾的状况。

  首先,社会服务各因素对大学教师的学术发表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影响效应。经常参加外部评审、政府咨询、学术兼职、公益宣传、媒体活动、科普活动、公益活动等以及有社会兼职工作能够显著增加一般水平的学术发表,却不能显著影响到高水平的学术发表。而去基层单位提供社会服务对一般水平的学术发表没有显著作用,却显著拉低了高水平的学术发表。这说明社会服务并不能提高大学教师高水平的学术发表。

  其次,“全年教学门数”对高水平的学术发表有着显著的负面效应,意即在控制了其他因素后,课程教学数越多,高水平的学术发表数越少。与之相对的是,“有指导研究生资格”对学术发表有显著的促进作用,这意味着研究生能够成为大学教师重要的学术研究助手。

  虽然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之间关系的实证发现与社会常识非常吻合,但是问题来了,高等教育的一个基本逻辑——教学相长哪里去了?如何破解目前教学和科研之间存在的矛盾?又如何才能实现课程教学和学术研究之间的相互促进呢?

  笔者建议,可以把目光放在“有指导研究生资格”对学术发表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上,这说明导师带学生是有助于提升学术发表的。那么能不能让课堂教学也实现导师带研究生那样的功效呢?笔者尝试提出如下方面的建议。其一,在大学中鼓励小班教学。因为课堂学生规模越小,和学生的交互越深入,教师自身在科研方面的收获也就越大,还能刺激教师和学生一起合作撰写学术论文。其二,鼓励大学生做研究,比如在本科生中大规模推广研究训练项目,本科学生参加研究训练项目可以获得学分,而教师也能够因为指导本科生研究训练获得课程教学工作量的一些减免。其三,对于那些在大班教学中成绩突出的青年教师,给予教学任务量减免的奖励措施,这样有的老师可以集中精力于某一两门基础课的教学,又有相应的时间与精力去从事科研。

  如果上述三项建议得以实施,那么一方面教师可以利用小班教学和本科生研究训练项目实现教学相长;另外一方面,因为那些大班教学效果好的教师能获得课程教学量的减免,也就相对有更多的时间从事科研了。这样,不但盾有助于缓解目前大学教师在教学和科研上的对立矛,而且教学和科研之间的相互促进能够得到更好的体现。

相关信息
 ·中科大发现细菌鞭毛转向调控非平衡因素
 ·大连理工让挥发性有机物变废为宝
 ·北林大研发出纳米级石蜡乳液
 ·安徽农大猪着床前胚胎死亡研究获进展
 ·我国催化产氢研究获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