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论文的指标不能用来评价人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7-04-13 访问次数:
字体:

  手头有论文,该发在哪里?评价科学家,要凭什么指标?基金的申报、结题,主要看什么?面对海量信息,该怎么挑选阅读高质量、最前沿的科研文献?面对这些问题,第一步要解决的是合理评价科研成果主要的载体——期刊。

  “虽然现在也有期刊引文评价指标 (SNIP)、期刊引证报告(SJR)、影响因子等指标,但是很多计算方法不够简单、透明。”4月11日,爱思唯尔Scopus战略内容管理总监Wim Meester博士在与《中国科学报》记者交流时说。

  为了完善现有期刊评价指标,2016年12月,爱思唯尔推出了名为“CiteScore”(简称CS)的新指标。与影响因子(IF)指数以两年为引证时间窗口、只关注被引文献数量不同,CS将引证时间窗口设置为3年,并关注某期刊前3年发表的全部文献在统计当年的篇平均被引频次。

  “有些学科发展较快,如生物医学等;有些发展较慢,如数学等,三年引证时间窗口对发展速度相对较慢的学科期刊的评价将更加公平。关注所有刊发文献,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期刊通过布局文献类型人为操纵评价指标,让指标适用于包括期刊在内的所有连续出版物。”Meester说。

  基于文摘与索引据库Scopus,CS的评价范围覆盖了22000余种期刊。“只要在2014年或者更早被Scopus 收录并处于持续更新状态,即可获得CS2015年度指标。CS对连续出版物没有任何的歧视,只要来源文献能被引用,CS就会对其进行计量。”Meester说。

  不仅如此,Meester告诉记者,CS每月更新一次,新收录的连续出版物在被Scopus索引1年后即可获得CS年度指标集。

  在中国科技期刊编辑学会理事刘雪立看来,这种做法使更多期刊获得了“影响因子”,也让非英语国家的期刊评价具有了优势。

  Meester透露,在新的指标集推出后,指标的每月非订阅用户访问量最高达到了75000次,现在每月在25000至30000次。

  不过,在爱思唯尔期刊出版全球总裁Philippe Terheggen博士看来,引用率的高低象征着科研成果对人类知识积累的贡献,“但评价论文的指标不能用来评价人。”Terheggen说。

  Meester介绍,目前,在对科研人员的评价中,指标的运用有两条“黄金法则”,一是在决策过程中需要同时参考定量与定性指标;二是在做定量分析时,需要从指标体系中选取多个维度的指标以支撑验证结论。

  为支撑“多个维度的指标”,掌握海量论文数据资源的期刊出版商们正在联手打造一揽子指标,让科研评价体系中的每项元素都有据可循。

  他们讨论出一揽子指标,不仅可以用于评价科研产出和科研人员,还可以用于评价连续出版物、出版商或图书馆、科研机构、具体国家的科研实力以及学科领域的科研情况。其评价指标包括社群评价、文章贡献评价、论文被引用情况评价、学术影响力评价、社会影响力评价等。CiteScore就是论文被引用情况的评价指标之一。

  “我们也正在与其他出版商合作,讨论和制订其他评价指标,比如文献的学术影响力评价指标、社会影响力评价指标等。”Terheggen说。

  Terheggen表示,这样的做法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科研工作。

  “未来,科技期刊评价体系和出版商的工作将随科研发展需求的变化而变化。”Terheggen说,“当下科研人员面临发表论文和论文影响力评价的压力,有强烈的合作沟通和跨学科发展的需求,需要从过量的信息负荷中选取对自己有价值的文献,并能高效率地在不同出版商提供的原始资料等方面进行浏览。因此,未来科技期刊将通过技术革新、出版商合作等方式,满足科研人员和科研工作的需求。”

相关信息
 ·首发论文按三星级以上论文占总评审论文比例排序
 ·在线发表论文统计排序
 ·在线发表论文星级统计排序
 ·优秀学者专栏浏览次数统计
 ·“优秀学者及主要论著”栏目学者人数统计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