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家数字资源安全看期刊出版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8-03-13 访问次数:
字体:

  ■ 胡升华 朱蔚

  数字资源已经成为网络化、数字化环境下科研活动和教育活动的主要信息源,成为当代社会信息资源的主体,成为国民经济和科技发展的最重要的战略资源。21世纪以来,我国的基础研究成果呈现突飞猛进的发展态势,SCI论文数量在国际上已经连续8年排名第二,我们已经成为科研数字资源的生产大国。但是,由于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远远滞后于科研实力的增长,加之学术评价体系的问题,导致我国优秀科研论文呈现整体性外流的恶劣状况,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2018年1月发布的《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7)》统计,我国有88%的SCI文章流向国外期刊。优秀学术论文的外流还仅仅是一种表面上的危害,更深层次的危害在于,我们若长期将学术评价话语权和优质数字资源拱手让人,必将在数据话语权和数字资源安全方面蒙受巨大的损失。

  近年来,学术主管部门和社会各界对我国科研评价重数量,不重质量;重视外国期刊,不重视中国期刊,有不少批评声音。汪品先院士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我国有不少单位,从外国文献里找到题目立项,使用外国仪器进行分析,然后将取得的结果用外文在国外发表,获得SCI的高分以后再度申请立项。这种循环看起来也是科学的进步,但实际上是外国科学机构的一项“外包”业务。

  若仅仅从研究成果的国际交流功能看,追逐有影响力的英文刊、SCI刊并无不可,但因技术进步带来的学术传播方式、科技资源利用方式、获取方式、保存方式,以及科研模式的革命性变化,使得科研成果的生产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包含诸多的环节:选题、研究基础准备、研究模式、成果发布、成果集成、数据结构化和可视化等处理、成果永久保存、决策工具开发使用和成果转化等等。可以说当代科研工作的国际竞争已经变成全产业链的竞争,技术进步引入了一些原来没有的竞争要素,包括平台技术、网络技术、语义分析、算法、数字决策工具等等,这些因素与大资金和大数据结合,形成了强大的科研产业壁垒,强大到让科研产出如此巨量、科研投入如此巨大的中国,也有成为外国科学组织的“外包”服务商的巨大风险。

  数字资源是当代社会信息资源的主流,它已经成为国民经济和科技发展的最重要的战略资源。随着出版技术的更新换代,数字出版、网络出版已经成为科研成果出版发布的主要形式,基于科技期刊的优质数字资源也已经成为全球科技出版竞争的主要目标。

  2007年,美国科学家、1998年度图灵奖获得者吉姆·格雷提出了科学研究第四范式的概念,指出科学研究在已有的实验范式、理论范式和计算仿真范式下,又以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为基础,迎来了数据密集型科学范式,这种范式可以“在未知规律的情况下,运用计算能力从大数据中发现规律并发挥规律的作用”。“数据”是这个新范式的核心,获取、处理、存储、分析数据,及可视化数据的能力是科学必须适应的新事实。数据获得了与经验、理论、模拟方法平起平坐的地位,共同成为现代科学方法的统一体。

  生产数据、采集数据、保存数据、处理数据、分析数据、运用数据(形成方案、结果、方法),再生产新的数据,形成了科研创新的一种新的工作流程。在这个流程中,科技期刊应该在生产数据、采集数据、保存数据几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规模化期刊经营者或期刊大数据权利人占据了排他优势,可以结合平台工具,控制数据的采集、处理、分析、运用,控制前所未有的数据密集型的知识发现过程。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在学术期刊出版领域逐渐占据领先地位,科技期刊数量和影响力均遥遥领先。2017年JCR报告共收录期刊8856种,其中美国期刊便有2962种,超过三分之一,可谓一家独大。通过强大的期刊媒介,采集全世界优质数据资源,进行深度大数据分析,这也是美国保持创新活力的一种有效方式。

  由于认识上、组织形式上、运作方式上远远跟不上行业发展的需要,我国的科技期刊远远不能满足学术研究、国际交流、成果转化、资源汇聚等方面的需求,从而使我们在学术评价方面缺少话语权,在成果转化方面因政策导向、语言和资源获取障碍而失去优势,在资源集聚方面缺乏强有力的抓手,在数字资源长期保存和开发利用方面受到数据库版权和技术的严重制约;也使得我们在第四种模范式下的科研工作呈现出潜在的危机。更加危险的是,我国论文数量的繁荣还掩盖了这种危机!拒绝中国期刊,追逐外国期刊在开放获取还处于非主流的时代,事实上是把数据话语权拱手相让,是很明显的战略短视。

  为了消除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科技强国建设的隐患,我们应该把发展科技期刊和期刊产业、强化学术评价话语权和数字资源安全、让科研成果为我所有且为我所用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高度重视、合理规划、加大投入,营造全社会合力推动的良好态势。(作者单位:科学出版社)

相关信息
 ·中文科技期刊:要做什么?不做什么?
 ·中国离国际一流期刊有多远
 ·关于征集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学术著作出版基金项目的通知
 ·如何规避科研、出版和管理间的“谷仓效应”
 ·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第二期项目2018年度D类项目公布